www.vip9867.com刘克襄/火车不再来的小站──怀念李维菁

发布:2019/2/3 20:03:34 | 作者:admin | 分类:www.vip9867.com平台 | 浏览:0 | 评论:0

车站要被废弃前,我规画了一部火车前往。

为什么要去那里,理由只有一个。你这辈子绝不会在此下车,也没机会了。再者,为什么能安排此次火车行程,原来台铁在尝试新的铁道之旅,我趁此机会探索一丝新的可能。

溪口跟其他车站很不同,接近时,地景全部消失。老火车彷佛驶进一条像时光机的巨型排水沟。水沟中途有一个缺口,火车停靠那儿。旅客循缺口的阶梯上去,穿过无人的方格形水泥车站就是村子。我们有十来分钟可以滞留,但再多给两小时恐怕也一样。那是几十来户邦查部落零星散落的人家,什么都没有的小站。

这座车站何以要废弃,可能是近几年,常一整天都没旅客下车,区间车的停靠犹若是一种仪式。每回都是列车长下来,左看右望,空无一人的月台,一眼望穿地平线。连手势也不用摆,又上车,彷佛不曾跟这里发生任何关系。

这是八年前的一次东部旅行,毫无生息的小站。然后,我想到了李维菁。

她的名字竟然出现在这回火车旅行团的名单,让我吓了一跳。原本以为她是随团的踩线记者,为了推广花东旅游亲身前来。岂知,这妹子是利用休假,找了一位友人陪同。她们坚持缴费前来,不倚仗记者的身份。

哪有这样白目的,可她就摆明,想要删除任何跟自己有关的工作尘埃,在这几日完成一回乾乾净净的旅行。是的,什么都不牵挂,只想当一名游客。有了维菁的伴行,我旁边彷佛多了一位横看现实社会的女巫。导览时,想到她高度的艺文敏锐性,还有花钱来快乐度假的强大理由。讲什么地方风物,不免有些许压力。

那次的旅行,是维菁第二次回到《中国时报》工作期间。出发时,随便二、三句关切,隐隐感觉她对既有的工作,再度产生厌倦感。不知未来要如何,巴不得远离这个地球。从她陷入工作或生活的瓶颈,这趟火车之旅应该是被寄望的,当下仅存,还有一些好玩的活动,可以暂时解脱或散心。

我俗媚地以为,她会享受不被干扰的悠游质地。喜爱自助旅行的女生,好像都可以这样惬意一个人的旅行。但那三天两夜,从早到晚,维菁始终保持惺忪之神情,慵懒之状态。彷佛不曾离开台北,甚至还没离开家。东海岸只是家里的阳台,转个身,一个跨步又回到客厅,继续抱着猫发呆,那儿便是全世界。她永远不曾远离。

后来翻读《有型的猪小姐》,里面有句话,说得真是笃定,我胆子非常小,从来不能一人旅行,因为我不敢一个人住旅馆。

但我还是要回到那个叫溪口的小站。维菁穿长裙,戴大帽和墨镜,慢慢走上去时,那座宽敞的阶梯,似乎变成了一千阶。她是50年代的莒哈丝,站在陌生的异域,凉凉地看着,清楚地享受自己的单纯。

我很担心她不满意这趟旅行,贴心地过去探问。不会啊!就这样也好!人生呵,在哪里都不重要,对她来说,就这样。她可真是坦白,我尴尬地苦笑,好喜欢这位妹子的率真,温暖藏得很深的世故。比任何人简单,理直气壮地诠释一切。

下一回去溪口,真的,我会想起维菁,为什么,因为她跟那里一点都没有关系。都已抵达了,彷佛也没来过。而她走上去,疏离地看到了一些香蕉、苦楝和面包树,低矮的围墙和树篱,还有一些堆木柴的二楼平房。偶尔有一只狗躺在路上,或者路人无聊地直瞧着你的出现。这里可以是全世界任何偏远的寂寥之地,也可能是台北车站,但对她而言,都只是一个月台。她继续是完整的自己。

后来的时日,在台北,我和维菁有很多聊天的时间和机缘。可能比多数人都多认识她一些些。但记忆最深刻的,还是这一趟铁道旅行。她失神地站在溪口,想着如何离开,又不想回家。也不知,要不要让火车过来接她。

本文网址链接:http://crescentandco.com/ele/20190203/jfu1oqs8qm2.html

上一篇:胖老外逼空姐擦屁股涉性骚 长荣航空恐被罚50万
下一篇:www.vip9867.com王泉仁旧爱爆分手内幕 认了「精神虐待」转行医职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新文章
网站分类
文章归档
    最新留言
    友情链接